首页猪价行情养猪信息养猪技术猪病防治猪场管理饲料行情

镇干部的一句话扣了养猪人35000元补偿费,凭什么?

http://www.zuanxichuang.org 农价网 2020-06-23 11:22 左左 网友评论 |

随着清脆的短信提醒声,一笔17000元的补偿金打到了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长兰村村民金某的账户上。至此,困扰他一年多的养猪场关停事件落下帷幕。

 1、造价低的能赔22万,造价高的却只赔14.5万

 一个多月前,他向杭州市纪委市监委实名举报:“新登镇原区域发展与治理中心干部寿松元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优亲厚友、吃拿卡要,同是养猪场关停,造价低的能赔22万,造价高的却只赔14.5万……”

 在谈话中,调查组还发现评估公司对金某猪舍的评估价达到21万,但新登镇在关停协议中没有采用这一价格,而是按照面积计算的补偿金额。这也是造成金某上访的一大原因。

 “难道关停协议上有人做手脚?”长期在办案线上的组员立刻抓住疑点,但熟悉农村政策的组长却表示要做足功课再下判断。果然,在查找翻阅当年政策文件后,调查小组发现新登镇的做法并没有错误:金某、冯某的养猪场都属于限养区,根据猪舍面积给予每平方300元的关停补助、相应污水处理设备按50%进行补偿,均符合当时政策。

 问题又来了。尽管冯某养猪场的面积比金某大了140多平方米,但同样政策下赔偿金额也不该出现如此大的差异,何况污水处理设备补偿金还是金某略高。于是,调查组决定走访冯某。“金某赔的少是他自己的事,凭什么拉上我?”冯某对谈话非常抵触,坚称自己并没有造假。乡镇工作经验丰富的组员,立马转换谈话方向,通过闲聊寻找蛛丝马迹。果然,在谈到历年补助款时,线索浮现:冯某早在2016年的时候就申报过9万元的生猪养殖污染治理补贴,在2018年养猪场关停时又重复享受了污水处理设备补偿。

 2、部分养殖户得到重复赔偿

 带着问题线索,调查组单刀直入,找寿松元谈话核实。

 “你决定扣除金某2个月的关停补偿费有没有相关依据?”

 “他们延迟拆除,所以我决定扣2个月的钱。”

 “为什么有的养殖户得到重复赔偿?”

 “这个……是为了推进工作。”

 原来,2018年下半年新登镇政府为了推进长兰村风情小镇建设,对金某、冯某等村民的养猪场实施关停。作为经办人的寿松元,一味追求推进速度,在明知冯某等养殖户已获得过补助的情况下仍然给予重复补偿加快关停。而金某养猪场因延迟拆迁,寿松元未按正常程序申报审核,仅凭主观判断扣除了金某2个月的关停补偿资金约3.6万元,经调查,实际多扣除了金某1.7万元。由此,才出现了金某口中“造价低反而赔偿高”的怪象。同时,调查组还发现寿松元违规接受生猪养殖户宴请,收受香烟礼品等问题。

 
分享到: